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更新到6集)

山寨小萌主第1集剧情山寨被剿常乐代人出嫁

悠悠皇宫之内,太子李彻大婚,与太子妃着大红喜服,正欲行成亲仪式,不料大臣冒死进谏,直指太子妃配不上太子。

当朝宰相刘升监视李彻,将深闺之中的相府千金刘玉瑶许配给当朝太子李彻,玉瑶已有心上人段公子,不想听从父母之命嫁给太子,趁着夜色逃出相府。

深夜,玉瑶跑到城外密林之中,大队人马紧随其后,直到玉瑶跑到一处悬崖处,才停止追逐。行到绝处,玉瑶以死相逼,反抗皇族婚约。其父仍是苦口婆心力劝玉瑶乖乖与太子成亲,还称玉瑶心上人段公子已被暗杀,玉瑶听后万念俱灰,决绝跳下了山崖。

夜明国特使入京进贡,太子李彻曾出使夜明国,特来迎接夜明国商队,李彻特地叮嘱特使不要暴露自己身份。行至白毅山,山上的山贼早就盯上这块肥肉,在路边早已埋伏许久。这伙山贼并非莽夫,他们兵分两路:大部分山贼截住商队,吸引商队注意力;另一边,女山贼常乐从进入地下暗道,悄悄从地底爬出,用特制的机关悄悄将商队所押珍宝望远镜偷了出来。山贼见常乐已经得手,佯装害怕官府,全数退回山中。

山寨之中,山贼们都在为山寨入不敷出的处境担忧,还好常乐带了好消息,解决了山寨的燃眉之急。

山寨小萌主剧照

相府之中,宰相将玉瑶父亲一通指责,称玉瑶之死破坏了自己计划,玉瑶父亲则认为当务之急是找回玉瑶尸首。事已至此,宰相下令封锁消息,见机行事。

夜明国特使觐见,给当朝皇上献宝。宝物之中有一对子母石:母石放在屋内,冬季抗寒,夏季防暑,特意先给当朝皇后;子石则做成了望远镜,献给太子;子母石置于一处还能发光。不想特使没有事先了解太子与皇后的关系,太子并非皇后说生,乃是先皇后之子。特使将装有望远镜的匣子呈给李彻过目,不想皇后发话,此镜应献于皇后所生的五皇子李衡。李衡打开匣子,发现匣中空空如也,皇上龙颜大怒,只好跪地求饶。李衡思忖片刻,心想此举肯定是那伙山贼所为。

常乐将望远镜带回房中细细研究,发现此镜可以望见远处事物,甚是神奇。

大殿之上,李彻为特使辩护,定是白毅山山贼所偷。皇上下旨,命李彻彻查此事,务必将宝物带回,宰相也请命与李彻一同前往白毅山。行动之前,宰相称应该兵分两路,一路伪装成商队诱敌,一路悄悄上山剿匪。但在诱敌和剿匪的问题上,李彻与宰相有了分歧。李彻本想上山剿匪,宰相决坚持李彻应在山下诱敌,因为宝物是在李彻手中丢失,不排除他与匪徒串通,监守自盗。李彻为自证清白,只好在山下诱敌,同时,他嘱咐王将军剿匪时保护好望远镜,免得自己被奸人陷害。

常乐见识到了望远镜的神奇,不舍得卖掉,山寨几人只好原路返回。在山下,他们听到了李彻商队的动静,准备再干一票。山贼拦住商队去路,不料商队随从从车上拔剑而出,两方对峙起来。李彻走上前向山贼索要望远镜,常乐走上前来,开始挑衅起李彻来。李彻不想废话,命随从上前剿匪,随从不敢上前,戏谑李彻应该与常乐单挑以振军心。李彻不敢贸然出手,称此次应以取回望远镜为重,常乐听后笑话李彻是个胆小鼠辈。

刘升带兵直捣山寨,不管山寨一众老幼妇孺,赶尽杀绝。

面对常乐的挑衅,李彻忍无可忍,与常乐厮打起来,两人功力不分上下,打得难舍难分。此时,山上下人来报,有人偷袭山寨,常乐一行只好撤退。

刘升逼问望远镜下落,老幼妇孺为保护常乐抵死不说,刘升竟当众刺死一名老翁。常乐一众赶回山寨,被刘升手下绑住,搜出了望远镜。刘升解开常乐面纱,大吃一惊,常乐的相貌竟与玉瑶一般无二,他想出一招偷天换日之计。王将军也将常乐误认为是玉瑶,刘升随即将王将军灭口,下令王将军是匪徒所杀,将常乐带离山寨。

李彻赶到山寨,追问刘升女山贼的下落,刘升佯装不知,拿出望远镜转移李彻注意力。常乐被带回相府,刘升以山寨众人性命要挟常乐,常乐才答应伪装成相府千金刘玉瑶。

大殿之上,李彻将望远镜呈给皇上,皇上龙颜大悦,要嘉奖刘升,但刘升假惺惺的对王将军的离世大为惋惜,拒绝了嘉奖。

相府内,常乐在听闻自己要带人出嫁的消息,找刘升理论。刘升再次以山寨众人性命相邀,常乐只好就范。

李彻暗中也在监视着刘升的一举一动,发现了刘升偷天换日的计谋,准备假装成亲,在成亲之日揭穿刘升阴谋。

成亲当日,常乐穿上喜服静等迎亲队伍,无聊至极和侍女攀谈起来。谈话之中,常乐才知道当朝皇后正是刘升之女,自己出嫁的目的就是做刘升的内应监视太子李彻。常乐边聊边吃西瓜,迎亲队伍到来之时,常乐慌乱盖上盖头,没发现脸上的西瓜籽。相府大院,常乐透过盖头观察太子相貌,没注意脚下火盆,跌倒将李彻扑倒在地,常乐这才看清楚太子就是山下那个小帅哥,李彻没发现常乐正是那个女山贼,只感觉甚是邋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