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更新到61集)

危险的约定第1集剧情狱中车恩东与姜泰仁约定 吴慧媛被设计陷害拿回扣

姜泰仁迈着沉重的步伐前往看守所,在服刑的车恩东有事找他。桌上放着一本《圣经》,原本平静的车恩东突然情绪激动地撕开《圣经》的封面,从里面拿出一份带有血迹的《器官捐赠手术应急度》,姜泰仁在上面看到了吴慧媛的签名。车恩东跟姜泰仁约定,姜泰仁可以带走这份文件,条件是查出到底是谁对他们做这种事,她不想要什么法律,只想那人变得和她父亲一样。一个月前,吴慧媛和姜泰仁的婚礼马上开始,这天她独自去试婚纱时,听到电话响起,多么期待是未婚夫姜泰仁的来电,谁知竟是医院的理事长崔永国催促她回医院,她是一脸的失望。此时,姜泰仁正在进行会议,取消了对韩国医疗财团的投资。崔永国大发雷霆痛斥吴慧媛,她的未婚夫搞黄了他们医院的投资案,正训斥之时,崔永国接到韩会长晕倒送到医院的电话。姜泰仁特意为没有陪吴慧媛去试婚纱之事道歉,吴慧媛很生气,指责姜泰仁所谓的重要的会议就是阻止她工作的医院得到的投资,两人吵了起来。另一边,崔俊赫的秘书找到吴慧媛的母亲高在淑,用五千万诱惑她签下一份文件。从小就充满正义感的19岁少女车恩东,唱唱跳跳地去给在医院当警务员的父亲送饭,在医院门口撞见有人欺负弱小,车恩东为那名被欺负的学生抱打不平,上前就跟她们打了起来。对方人多势众,无奈之下,车恩东上了停在一旁的姜泰仁的车上躲避,喊他赶紧开车。车恩东发现她坐在一束鲜花上有些不好意思,原本姜泰仁准备鲜花是打算跟吴慧媛道歉的。车恩东见那些人没有追上来,就让姜泰仁靠边停车。姜泰仁脱下外套,车恩东以为他有什么阴谋,吓得慌乱要打开车门。其实车恩东误会了,姜泰仁是见车恩东衣衫不整有些狼狈,让她把外套披上。医院里,姜泰仁的父亲姜日燮住院,车父正陪着他说话,这时有人来唤他。车父来到另一间病房,看见女儿和理事长夫人,就立马跪在地上。车恩东刚刚打的女孩是崔永国理事长的女儿,车父苦苦哀求理事长夫人原谅,理事长夫人却不依不饶,对车父一通羞辱,还侮辱车父之前神父的职业,甚至要求车恩东退学。即便如此,车父始终相信车恩东没有做错什么。姜泰仁来医院看望父亲,在病房外听到这些内容,再也忍不住出面表示他的行车记录仪可是完整地记录理事长夫人女儿和朋友对车恩东施暴的场面,理事长母女顿时无地自容。车恩东追上姜泰仁,感谢他帮忙,还付了医药费。姜泰仁没有在意,他父亲欠了车恩东父亲一个人情,这次就当还人情。车恩东不同意,认为人情不能用钱来还。姜泰仁对车恩东说了一番大道理,车恩东拿下姜泰仁胸前的手绢,在上面写下她的名字,说明这是借条,她要归还这笔钱。姜泰仁不禁对这个女孩刮目相看。车恩东骑着电动车送披萨等红灯时,脑海中不停地想着姜泰仁对她说的那番话,谁知竟被后面一辆疾速行驶的车给撞倒在地。对方是无证驾驶想要用钱来摆平这件事,车恩东特别不爽,直接用头盔顶了对方的下巴来解气。韩会长是因为之前的人工心脏出了问题,现在得等真的心脏来移植。韩会长很是器重姜日燮,知道他也在这家医院住院,嘱咐崔永国也多多关照下姜日燮。次日,吴慧媛因被陷害在背后拿回扣被抓,崔俊赫特别得意,这是他授意秘书去执行的,只有这样做,吴慧媛才会屈服。吴慧媛被带去监察室的路上遇到姜泰仁,让他通知崔俊赫来一趟监察室。崔永国去看望韩会长,表示可以救活他,却利用流产的财团投资来要挟。姜泰仁怒气冲冲找到崔永国,不管他在谋划什么,请他立刻将吴慧媛恢复原样。另一边,崔俊赫挑拨姜泰仁和吴慧媛之间的关系,声称姜泰仁已经抛弃她,不过自己有让她活下去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