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更新到4集,共12集)

三剑客三剑客第2集剧情大元帅金自点秘谋造反朴达乡参加武举科考的时候,皇帝亲自莅临考试现场,朴达乡因为心中慌乱不慎致使马儿脱缰向皇帝冲了过去,世子李基达坐在一边看着朴达乡惊慌失措的模样,忍不住放声大笑。马儿被众人合力制服,皇帝见李基达旁若无人放声大笑,又气又怒责骂李基达。玧瑞一直密切关注朴达乡科考的过程,一名女仆在玧瑞的吩咐下来到科场目睹马儿失控的经过,事后回宫向玧瑞汇报事情经过。玧瑞听完女仆的话,开始担心朴达乡科考落选。皇帝离开科考现场剧情

朴达乡入京科考

朝鲜1636年,故事主角朴达乡做好入京科考准备,朴父将一封信交给朴达乡,叮嘱朴达乡入京之后投奔一个官场故友,朴母不太相信朴父的话,总觉得朴父是在吹牛。

相比之下,朴达乡对父亲的话深信不疑,至始至终认真记下父亲说过的每一句话。

离科考时间还有二三个月,朴达乡牵上与他同岁活了二十二个年头的老马,辞别父母踏上前往京城赶考的道路,朴母非常担心老马在中途累死,欲哭无泪数落朴父送一匹老马给朴达乡进京赶考。

正如朴母猜测的一样,老马行走几天累倒在地上,朴达乡手忙脚乱找来人手治疗老马,花了几天时间老马休养好了身体,朴达乡继续骑着老马向京城赶去。

韩剧三剑客剧照

出发不久雨季来临,山路崎岖难行,朴达乡因为雨季到来影响骑行速度,不知不觉又拖延了十来天,好不容易骑马赶到距离汉阳不远的关口,朴达乡又被一伙官差拦在关口外面,官差提醒朴达乡不能进入关中,关中出现猛虎已经吞食了好几人,朴达乡艺高胆大想骑马冲关,马儿通晓人性听懂官差的话,站在障碍物面前不肯前行,朴达乡见老马不肯前行,只得绕了一个弯路从另个关口进入汉阳。

当晚朴达乡按照父亲的信件找到官场故友,开门的是一个仆从模样的男子,男子不认识朴达乡,毫不客气赶走了朴达乡,朴达乡漫无目的来到街上游走,一个小偷悄悄偷走了挂在朴达乡腰后的钱袋,朴达乡察觉到钱袋被偷走,转过身子与小偷发生冲突,钱袋在冲突中飞上半空落到地上,许多铜钱四散滚落被许多行人哄抢。

小偷在混乱过程中逃走,朴达乡费了好大的劝才从哄抢的人群中夺回十来个铜钱,怀惴少得可怜的铜钱,朴达乡来到一处客栈订房,客栈掌柜提出一个房间需要十两银子,朴达乡无可奈何将十两银子递到掌柜手中,掌柜将朴达乡领到一个房间,房间里面坐着二个也是赶考的男子,掌柜从窗口递了一床棉被经朴达乡,朴达乡提醒掌柜没有开单间给他,掌柜没好气地提醒朴达乡想开单间再付三十两银子。

朴达乡见掌柜坐地起价狮子大开口,只得忍气吞声与二个舍友一起在房中休息,三人还没有睡觉的时候,一伙男子冲进房中打伤了一个赶考的男子,朴达乡开始的时候还搞不清楚状况,直到同屋的舍友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朴达乡才恍然大悟,每年京城赶考到来,一些有权有势的王亲贵族便会派出打手打伤一些有潜力成为状元的赶考者,被打伤的男子无疑就是最有潜力成为状元的赶考者。

朴达乡弄清事情来龙去脉,离开客栈追踪行凶者,世子带着二个手下在街上遇到了朴达乡,朴达乡急于骑马追赶凶犯,向世子三人讲述事情经过,世子听完朴达乡的话带着二个手下擒获了几个行凶者。

朴达乡并不知道世子的身份,世子意外拾到一封朴达乡写给允瑞的信件,允瑞是京城王亲贵族的千金,几年前已经成为世子的妃子,世子看完信件内容方知允瑞曾经因病在朴达乡的家乡休养,朴达乡来京城赶考就是为了夺到状元娶允瑞为妻。

朴达乡回到客栈发现写给允瑞的信件不见,有人暗中射出一只飞箭,在箭头中插上一张纸条,约请朴达乡去拿取信件,朴达乡得知自己的信件被不明人士获取,赶紧来到不明人士指定的地点拿取信件。

世子没有向朴达乡透露真实身份,提醒朴达乡与允瑞很有可能犯了私通罪,如此一来朴达乡很有可能被朝庭以谋逆罪处决,世子非常赏识朴达乡的武艺,提醒朴达乡必须参加科考成为状元,只有这样才会逃过朝庭处决。

朴达乡逼不得已参加科考,在科教过程中发挥正常进入复试阶段。

复试过后是最后的殿试,皇帝亲临考场要求入选者骑马射箭,轮到朴达乡上场的时候,他惊讶的看到世子带着二个手下来到皇帝身边坐下,此时朴达乡方才知道世子的身份,世子泰然自若看着朴达乡,就像是不认识朴达乡一样,朴达乡骑马射箭走神从马上摔落下来,马儿受到惊吓向皇帝冲了过去,皇帝在官员的保护下藏到桌子后面,世子在混乱的场合中正襟危坐冲朴达乡露出爽朗的笑容。

三剑客第2集剧情

大元帅金自点秘谋造反

朴达乡参加武举科考的时候,皇帝亲自莅临考试现场,朴达乡因为心中慌乱不慎致使马儿脱缰向皇帝冲了过去,世子李基达坐在一边看着朴达乡惊慌失措的模样,忍不住放声大笑。

马儿被众人合力制服,皇帝见李基达旁若无人放声大笑,又气又怒责骂李基达。

玧瑞一直密切关注朴达乡科考的过程,一名女仆在玧瑞的吩咐下来到科场目睹马儿失控的经过,事后回宫向玧瑞汇报事情经过。玧瑞听完女仆的话,开始担心朴达乡科考落选。

皇帝离开科考现场回到宫中,与官员们商议如何处置朴达乡,大部份官员提议废除朴达乡的武状元头衔,李基达反对官员们的提议,提醒皇帝要懂得完抚地方民心,朴达乡来自偏远地区,许多偏远地区的有志青年每年都会定时来京城赶考,如果朴达乡的武举状元被废除,以后偏远地区的青年们便不会再来京城赶考。

皇帝采纳了李基达的提议,李基达派出一个官员向朴达乡报喜,朴达乡坐在科考场外神色黯色注视下个不停的大雨,官员来到朴达乡身边报喜,朴达乡本来以为自己当武状元无望,得知是李基达办排众议,朴达乡对李基达的行为百思不解。

入夜,朴达乡回到客栈休息,玧瑞在一个女仆的陪伴下来到客栈找到了朴达乡,朴达乡一眼认出了玧瑞,玧瑞多年以前与朴达乡一见钟情,后来入宫成为世子的妃子,朴达乡已经知道了玧瑞的身份,面色黯然与玧瑞简短聊了一些事情,玧瑞生怕被别人看到,叮嘱朴达乡好好休息,说完话转身在女仆的引领下离开客栈。

朴达乡在世子护卫卫斯的邀请下到客栈喝酒,卫斯坐在二楼走道位置,朴达乡来到卫斯身边坐下,好奇地向卫斯打探另一个护卫胜甫的去向,胜甫儿时与世子李基达一起长大,为人放荡不羁平日面对李基达亦无主仆之分。

相比之下,卫斯为人处事沉稳果敢,平日面对李基达亦毕恭毕敬不敢表现出一丝怠慢。

胜甫在一楼赌钱回到二楼,朴达乡的出现没有让胜甫表现出过多的惊讶,三人一边喝酒一边天南海北胡侃,在三人的笑声中,朝庭大臣金自点来到客栈与几个官员秘会,胜甫与卫斯看在眼中,二人不动声色分头行动。

金自点一直在秘谋造反,李基达暗中一直在调查金自点。

皇帝做了一个恶梦,梦中梦到被清朝大将军龙骨达一箭射死,从恶梦中苏醒过来,皇帝冷汗如雨下将一名下官唤到身边,要求下官去传唤李基达。

李基达得到金自点在客栈与官员们秘会的消息准备出宫,得知皇帝有请,李基达没有回宫见皇帝,而是依然选择前往客栈捉拿金自点。

金自点与几个大臣秘谋投奔清朝,一行人在屋中商议之时,杀手路秀与美宁来到客栈找到金自点。

路秀听力敏锐察觉到胜甫藏在房外偷听,胜甫还没来得及逃跑已被路秀发现,朴达乡闻讯赶过来替胜甫抵挡路秀,路秀与朴达乡一番血战占了上风,李基达赶来追捕金自点,美宁逃到客栈外面被李基达逮住,李基达看清了美宁的面容吃了一惊,正当他处于走神状态中,路秀从后方挥剑割伤了李基达,卫斯等人赶了过来,朴达乡骑着马匹向路秀和美宁追了出去。

皇帝见李基达久久不回宫,急燥不安来到世子宫寻找李基达,玧瑞刚从世子宫出来,一见皇帝到来赶紧弯腰行礼,皇帝怒气冲天向玧瑞询问世子的去向,玧瑞想替世子李基达开脱责任,谎称李基达喝了酒在屋中睡觉,皇帝察觉到玧瑞面色不对,心中猜到玧瑞在说谎,玧瑞见皇帝执意步入世子宫,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

皇帝来到世子宫赫然看到李基达刚刚穿好衣服,李基达转过身子一脸愧疚看着皇帝,自责起床太慢怠慢了皇帝,皇帝面色失望不想再打扰李基达,转身离开了世子宫。

皇帝离去不久玧瑞进屋发现李基达手臂滴下鲜血,李基达不愿意让玧瑞知道内幕,玧瑞只得退出房间。

朴达乡骑着马匹一路追赶路秀与美宁,二个杀手逃到清朝将军龙骨大身边,龙骨大带着一帮清军等待朴达乡到来,朴达乡来到距离清军不远的地方勒停马匹,龙骨大杀气腾腾命令清军和朴达乡射箭,顿时间,数百只利箭向朴达乡飞了过来。

三剑客第3集剧情介绍

神秘女杀手美宁

朴达乡骑马追赶美宁与路秀,三人一前一后僵持不下,朴达乡一路追赶来到一片草地上,美宁与路秀骑马来到大将军龙骨大身边,提醒龙骨大应该杀掉朴达乡。

龙骨大得知朴达乡是世子李基达的手下,当即招手示意手下人搭上弓箭,朴达乡看着龙骨达的手下举起弓箭,心中立即升起不妙。

龙骨达一声令下,许多士兵向朴达乡射出利箭,朴达乡骑坐的马儿受到惊吓抬起上半身惊声嘶听,朴达乡从马背上摔落下来藏到旁边的大树后面,许多利箭如雨点般射到大树上面,大树立即变成了刺猥。

龙骨达命令手下人骑马上前捉拿朴达乡,朴达乡藏在马肚的另一侧悄悄奔行,许多士兵从另一侧无法看到朴达乡,还以为马儿在独自奔跑,直到朴达乡从马肚上翻身骑到马背上,士兵们才回过神来向朴达乡追了过去。

李基达手上负伤回到宫中,敏瑞见李基达手上有伤,脸上升起惊疑盘问李基达遇到了什么事情,李基达不肯将真相说出来,敏瑞只得找到一个官员,向官员盘问李基达受伤的事情,官员虽然知道李基达是在追捕反动份子的行动中受伤,但也没有把真相告诉给敏瑞。

朴达乡好不容易摆脱追兵,带着浑身伤痛回到客栈躺下,在地板上躺了没多久,朴达乡听到屋外传来一阵异响,听着突如其来的异响,朴达乡升起警疑举起弓箭对准窗外。

片刻过后一个年轻男子打开了窗户,冷不丁看到朴达乡在房中弯弓搭箭,男子吓得魂不附体赶紧自报身份。

男子是胜甫派来的手下,名字叫石板,石板受胜甫的命令找朴达乡,通知朴达乡与李基达见面,李基达与恩师崔明吉见面,崔明吉得知李基达抓捕反动份子受伤,没好气地数落李基达过于愚蠢好强。

朴达乡来到崔府见到了崔明吉,崔明吉与朴父是至友,朴达乡将父亲写好的信件递给了崔明吉。

李基达回到宫中与一个手下谈起美宁的事情,美宁在五年前已经自杀,如今却又奇迹般的生还且替谋反份子效力,李基达百思不解决定好好调查美宁是否已经真的自杀。

当年美宁自杀的时候连美宁父亲都没有看过美宁的遗体,后来一个负责掩埋美宁遗体的下人也无故自杀,凡此种种,无不说明有人在刻意隐瞒美宁假死。

揭榜日期到来,许多考取功名的文武生来到王宫参加典礼,敏瑞得知王宫中在举行揭榜典礼,脑海中忽然想起多年以前与朴达乡在海边玩耍的情景,当年朴达乡在敏瑞面前发誓一定要考取功名,如今朴达乡已经实现了当年的诺言,敏瑞非常想看看朴达乡接受任命的场景,在几个奴婢的带领下来到典礼现场。

李基达坐在皇帝身边全身贯注观看典礼进行,一个下人忽然发现美宁出现典礼场外,李基达在下人的提醒下扭头一看,果然发现美宁站在人群中,美宁目光冰冷看了李基达片刻,转过身子离开人群,李基达不动声色吩咐下人去捉拿美宁,美宁神色匆匆离开王宫向宫外走去。

路上美宁险些撞到敏瑞,敏瑞见美宁神色有些不对劲,脸上升起了狐疑,美宁盯着敏瑞看了一会儿,得知敏瑞就是世子妃,美宁谎称见到传说中的世子妃甚感欣喜。

敏瑞相信了美宁的话,在几个奴婢的簇拥下向另一处走过走去,临走之时敏瑞回头向美宁看了过去,美宁已经消失不见不知去了何处。

胜甫手下石板拿着一封书信交给朴达乡,朴达乡看完书信方知胜甫把石板送给他做下人,石板得知自己要离开胜甫,一脸惶恐通出房间,朴达乡哭笑不得提醒石板以后要跟他一起生活,石板不肯接受事实,认定胜甫一定是找错了人。在朴达乡的注视下,石板慌慌张张消失在雨夜中。

石板离去不久,世子李基达来客栈找朴达乡,朴达乡诚惶诚恐将李基达迎到房中,提醒李基达身为世子无需亲自上门,李基达其实非常喜欢离宫出门,在宫中总是要遵守许多宫规让他觉得非常不自在。

李基达找朴达乡是为了找到美宁,美宁在五年前已经自杀,从种种迹象表明,美宁依然活在世上,五年前李基达要求美宁自杀,当时美宁无法接受李基达的命令,事后李基达以为美宁已经自杀,岂料数日之前美宁再次现身。

三剑客第4集剧情

玧瑞的母亲给她在寺庙求了符咒,拿了那符咒必能怀孕,现在时局很乱,战争将即,玧瑞不想花时间在这件事情上,母亲表示就是因为时局乱,玧瑞才要留下后嗣,这样才能让百姓放心,现在玧瑞是后宫之主,没有后嗣那要如何建立纲纪伦理。

玧瑞拿着符咒被世子看见,世子问玧瑞符咒求的是什么,玧瑞告诉世子是为了让他回心转意的,母亲为了不让她没后嗣被废黜才去求的,她也不想不孝才照做。世子是对女子没兴趣,他讨厌女子本身,玧瑞问世子是不是喜欢男子,世子哭笑不得,玧瑞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一切在他,让玧瑞不要自责。

民瑞睡着,两名打扫的女子在犯花痴。民瑞问有没有沐浴的地方,他昨晚没有好好洗。民瑞在沐浴,女子在偷看。胜甫看见他送给朴达乡的下人出现在面前,他找到朴达乡,朴达乡表示他不需要下人,目前也没有俸禄养不起下人。胜甫很好奇朴达乡怎么会去都监,朴达乡想起是他和世子两人的秘密,他没有告诉胜甫原因,只是问世子是怎么样一个人。

朴达乡的父母得知朴达乡已经及第,喜极而泣。朴达乡对下人的诚实还有手脚利落很是满意。今天开始,朴达乡作为权只要开始上工了,他一定会努力,为如何保全自己寻找答案,要成为优秀的武官。龙骨大是后金大清朝的将军,后成为丙子胡乱的主导。朴达乡第一天上工看见了美宁,而美宁特认出了他。

仁祖殿下是朝鲜第16代王,大臣们让他不能接见龙骨大。殿下知道大臣都忧心国家,但对于龙骨大的处置应该看着趋势,殿下决定接见龙骨大,但龙骨大却要殿下来慕华馆来见他,殿下不知道要怎么选择,世子觉得在这动乱时期,艰难的选择不可避免,但是要坚持,殿下最后决定去慕华馆。

朴达乡在书卷中看到了香善的名字,他想起世子说过那名女子叫美宁,她会说自己是香善。朴达乡主动去见美宁,美宁穿的很暴露,问朴达乡世子给了他什么任务,是把她抓回去还是杀了她,朴达乡让美宁穿好衣服再好好谈。朴达乡在美宁的房间发现了玧瑞写给他的信,他不明白明明玧瑞告诉他已经烧掉了。玧瑞四处寻找书信没找到,早知道当初就该马上烧掉的。

玧瑞趁朴达乡不注意给他下了一针,朴达乡很快支撑不住,美宁调查过玧瑞,发现了她写给朴达乡的那封书信,总感觉什么时候能用的上,她没想到玧瑞这个世子妃居然会有个曾经承诺过要成婚的恋人,同样有关朴达乡的事情她也调查了,觉得他跟她是同一类人。

难道是因为同病相怜,美宁有点喜欢上了朴达乡,但她刺朴达乡的那一针还不至于要了他的命。美宁给了个建议朴达乡没必要为世子那么卖命,若是他全心付出会得到跟她一样的下场,说完,美宁穿着女仆的衣服逃出去了。朴达乡清醒了过来,发现旁边有个跟他一样被刺了针的女子,但女子已经身亡,朴达乡决定拿那枚针回去。

殿下和世子来到了慕华馆,殿下让在场的各位朝鲜军官听着,他要打破千余年前缔结的兄弟之约,对于他们那胆敢蔑视君臣关系,不遵守誓约的傲慢无礼的态度,他难以平复内心的愤怒,让军官追捕龙骨大,他要亲手砍下龙骨大的首级。世子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知道此事将会给日后的朝鲜带来莫大的灾难,让殿下收回成命,但命令已经下了,没法收回。

龙骨大被追捕,也从刚刚朴达乡跳下的窗口跳了下去,朴达乡看见了龙骨大,这是他上任武官的第一天,他要追捕龙骨大。世子下令让胜甫和民瑞保住龙骨大的命,在龙骨大回到明国皇帝那里之前。

三剑客第5集剧情

朴达乡奉谕旨要抓捕龙骨大,但他不及龙骨大武力,正当他要被龙骨大抓住时,其他人前来,龙骨大只能赶紧逃跑。龙骨大逃跑时,杀害了路人,抢了他们的马,朴达乡知道就算杀了龙骨大也没有关系,他拿枪瞄准龙骨大,却射偏了,民瑞把朴达乡打晕,胜甫去追了龙骨大。

大臣们责怪那么多的将士抓了那么多的时辰,却没有把一个龙骨大抓住。朴达乡醒来发现自己在房里,下人在照顾他,他不明白是发生什么事。朴达乡记起他被弄晕,知道是有人在帮龙骨大,但到底会是谁。下人发现朴达乡身上的针,正要动被朴达乡打落。

玧瑞得知世子去了桂坊,前去有话对世子说,她犯了错误,本想把书信弄丢的事告诉世子,但欲言又止还是没有说出。朴达乡去见世子遇见了玧瑞,问她是否有丢失的信件,玧瑞很慌张,问朴达乡是不是他做的。朴达乡否认了,他看见是有人窃取了信件,肯定会用那封信达到目的,玧瑞身边一定是有了奸细。

朴达乡问玧瑞为什么没有销毁书信,明明告诉他已经销毁,他会把这事跟世子汇报,抓出奸细,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玧瑞没有回话,朴达乡看见玧瑞流泪,玧瑞讨厌这个地方。世子突然来到玧瑞的寝室,他知道朴达乡在屋里,玧瑞很担心世子会对她怎么样,朴达乡让她不要担忧,因为在这件事上世子的过错更大。

世子让朴达乡把事情经过告诉他,美宁被龙骨大抓了当人质,伪装成副官马夫大的夫人混了进来,但她很快就脱身了,知道世子会派人找她,她已经对朴达乡和玧瑞了解的很清楚,转告中毒的事下次就轮到世子了。朴达乡想知道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世子让朴达乡不要多问,要铭记他说过的话。

世子让具内官把玧瑞周围的侍人都调查清楚,一有不对劲马上通知他。玧瑞很自责跟世子道歉,世子让玧瑞不要自责,一切都是他的错。朴达乡回去时遇见了民瑞和胜甫,他发现了地板上的手帕,民瑞很紧张表示那是他的。龙骨大被民瑞和胜甫绑了带到世子面前,龙骨大没想到世子会说他们后金的语言。世子是为了确保龙骨大的性命才绑了他,如果龙骨大在朝鲜朝廷中想找个可靠的自己人,比起金自点,世子觉得他更合适。

龙骨大不知道他是在哪,世子表示这是他的私人书库,是最安全的地方,胜甫和民瑞守在世子的书房外,朴达乡知道龙骨大就在世子的书房里想要进去,胜甫和民瑞阻拦。龙骨大想要的是朝鲜对陛下勑书表现出恰当的礼遇和回复,此时世子听到外面有打斗声。

和世子命令相比,朴达乡选择圣旨,因为世子说过在他的命令和圣旨间要选择圣旨,朴达乡只是在奉世子的命令行事,如果世子不让开他会叫上禁军,既然这样,世子要和朴达乡打斗,朴达乡要是赢了就能抓了龙骨大,要是输了,朴达乡就要放弃迄今为止从世子那得到的一切回到家乡。朴达乡决定跟世子打赌,玧瑞前来阻止。

三剑客第6集剧情

玧瑞责骂胜甫他们不保护世子,让世子赶紧住手都已经受伤了,世子下令将朴达乡拖下去。民瑞把朴达乡绑在世子书房,朴达乡看见了龙骨大。胜甫觉得世子会和朴达乡打起来是嫉妒朴达乡,世子手受伤了玧瑞很担心。胜甫告诉崔鸣吉龙骨大已经被抓在世子的书房,虽然崔鸣吉骂了胜甫一顿,但还是表示做的好。

朴达乡想着玧瑞很伤心,理应被斩首的鞑子却在宫中悠闲的写字,而他则变成了俘虏。玧瑞问世子朴达乡被关哪了,世子表示她不该知道。玧瑞想知道偷书信的女人是谁,是不是世子藏起来的女人,世子表示以他的身份不需要藏女人。玧瑞一直追问那个女人是谁,世子却反问玧瑞五年前到底对朴达乡有多好,让他一直忘不了她。

世子想知道要怎么处置朴达乡,玧瑞才安心,玧瑞希望朴达乡能远离世子身边,希望走他原本的路。世子在书房见龙骨大,问他跟朴达乡交过手,应该知道朴达乡的弱点,该要怎么做才能降服朴达乡。世子要跟朴达乡继续比试,龙骨大暗中指点,世子获得胜利。世子告诉朴达乡今日之事胆敢宣扬立即处决,命他立刻出宫。

朴达乡决定回乡下,辞退了下人还给胜甫。金尚宫把世子书房的锁给换了,朴达乡出宫时看见一可疑的人,他想起东宫里有奸细,赶紧追去,却发现已经奄奄一息的金尚宫。都元帅金自点突然进宫,因为他收到了无法相信的情报,在朝廷大臣中有人勾结龙骨大,要投靠后金国,而这些是比鞑子更可怕的人,肯定在包庇龙骨大。

金尚宫临死前跟朴达乡说起美宁的事,五年前美宁被选为世子的偏殿,世子是真的很喜欢美宁。金自点让世子不要白费力气阻止战争,战争必定会爆发的,这是历史的洪流,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在巨大的洪流中,如何明哲保身。

当年是金自点把殿下推举上去的,但现在觉得还不如之前的。金自点希望世子跟他还有龙骨大联手,肯定会成为朝鲜的主力,迎来新时代的帝王之才,现在世子面临选择是要一起合作下去还是一人死去。如若世子不合作,金自点会告知世人龙骨大的存在,而世子身上的伤就是谋逆的证据。胜甫提醒世子绝对不能和金自点联手,他太过于危险。

朴达乡跟踪送绸缎的找到了美宁,美宁既不是龙骨大的人也不是金自点的人,她手上有金自点的把柄,想要抓到把柄的话让世子独自前来。世子独自一人去见美宁,朴达乡在门外等候,朴达乡想起美宁之前说过的话,很担心世子的安全,这时听到动静,朴达乡冲了进去,看见美宁拿刀刺了世子的心脏。